臨汾:法顯故里 再續“法”緣

2019-11-03 08:44:17 來源:臨汾新聞網

  他,是中國到天竺取經求法第一人、是世界杰出的旅行家、翻譯家,他在中華傳統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1600多年的印記,彰顯了中華文化的源遠流長,被譽為“一帶一路”開拓者。他,就是臨汾歷史名人——法顯。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給出的評價可謂恰如其分:“法流中夏,自法顯始也”。

法顯故里 再續“法”緣

斯里蘭卡總統為市法顯文化研究會頒發“國際法顯文化特殊貢獻獎”。

國際法顯文化特殊貢獻獎獎牌

2018年11月,斯里蘭卡阿努拉德普勒市代表參觀法顯文化館。

  臨汾新聞網訊 法顯(334-420年),俗姓龔,山西臨汾人,是中國東晉時期的一位高僧。他以65歲高齡從長安(今西安)出發沿古絲綢之路赴西天(天竺)取經。一路途經上無飛鳥、下無走獸、沒有路徑唯以死人枯骨為標識的戈壁沙漠,翻越崖岸險絕、荊棘遍布的蔥嶺……歷盡千難萬險吃盡千辛萬苦,不忘初心百折不撓,矢志不渝堅韌不拔,歷時14載,游覽30余國的法顯最終修成正果,由海路攜經歸來。

  法顯是中國年歲最高、游歷最廣、開辟海上絲路的先驅者,是海陸并遵,廣游西土,留學天竺、攜經而返的第一人,比玄奘早了230年。他在中國佛教史、文化史和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占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

  習近平總書記曾數次高度評價法顯,足見法顯文化影響之巨大深遠。2014年9月16日,習近平主席在對斯里蘭卡進行國事訪問時,曾發表題為《做同舟共濟的逐夢伙伴》的署名文章中指出,中國和斯里蘭卡有高僧法顯開啟的千年佛緣。2019年10月11日,習近平主席在對尼泊爾進行國事訪問前夕,在尼泊爾《廓爾喀日報》《新興尼泊爾報》和《坎蒂普爾日報》發表題為《將跨越喜馬拉雅的友誼推向新高度》的署名文章中提到:“中尼山水相連,世代友好。1600多年前,中國高僧法顯、尼泊爾高僧佛馱跋陀羅互訪對方國家,合作翻譯了流傳至今的佛教經典……”

  正如著名學者、教育大家季羨林所說:“法顯之所以高出眾人之上者,因為,他是有確鑿可靠證據的真正抵達天竺的第一人。”

  英國劍橋大學教授、《中國科學技術史》作者李約瑟認為:“法顯到過中亞和印度的幾乎每一部分。忍著難言的艱辛和困苦,長途跋涉到印度去取經,帶回來大量的佛經進行翻譯。在這些朝圣者當中,第一個偉大的名字是法顯。”

  法顯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知名度非常高,在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印度尼西亞等國家,一提到中國,很多當地人首先說起的就是法顯。而且法顯在世時撰寫的《佛國記》,被譯為英、法、日、印地、尼泊爾、烏爾都等多種文字,是研究中國與印度、巴基斯坦等國的交通和歷史的重要史料。

  法顯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也是年紀最大的留學生,又是一位優秀的中國文化傳播者。他不忘初心、甘愿奉獻、勇于擔當、勵志好學、自強不息、樂于踐行的人生態度,敢于挑戰極限、舍身求法的偉大壯舉,熱愛祖國的偉大情懷,是中華民族之光榮,是臨汾人民之驕傲。

  高光時刻

  1620年前,在65歲高齡時,法顯憑著一分擔當和責任,憑著中華民族特有的求真務實、舍生取義精神,也憑著一個崇高而偉大的信念,跋山涉水,舍命求真,去印度收集佛教經典。在獅子國(今斯里蘭卡)居住2年,求得經典后從海路回國,歷盡九死一生。法顯創造了一個堪稱傳奇的壯舉,成就了中國佛教的神奇篇章。

  “馮會長,法顯法師一路西行途經游歷結緣了很多國家,經行之處或多或少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跡。可為什么總有一種感覺,就是千百年來斯里蘭卡對法顯法師始終‘情有獨鐘’格外推崇?”

  “這是因為,在斯里蘭卡佛教史上,法顯同樣是名聲顯赫響當當的重要人物。法顯西行到獅子國(今斯里蘭卡)留學兩年,與斯里蘭卡人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譜寫了中斯友好交流的最早篇章。如果說臨汾市是法顯第一故鄉,那么斯里蘭卡應該是法顯的第二故鄉。斯里蘭卡的中學教材至今仍有法顯的故事,說明了斯里蘭卡對法顯的認可程度。”隨著與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執行會長馮春海的交流逐步深入,記者的疑團也漸漸打開。

  法顯大師西行求法所展現的為法忘軀、堅韌不拔、開放包容、無私利他的精神品質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內涵,也是中斯兩國佛教文化共同的寶貴遺產。他不僅是卓越的佛教革新人物,更是有史記載的“一帶一路”文化交流的先行者。斯里蘭卡史學家尼古拉斯·帕拉納維達在談到有史以來訪問斯里蘭卡的中國人時,首推法顯,稱譽他為“偉大的旅行家”。

  為把斯里蘭卡和中國臨汾打造成為“世界法顯文化中心圣地”,從而進一步提升兩地國際知名度和美譽度,推動文旅產業飛速發展,今年8月27日至9月2日,由斯里蘭卡龍華書院主辦、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協辦的“2019法顯文化與新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國際論壇”系列活動在斯里蘭卡各大城市相繼舉行。

  出席這次論壇的有斯里蘭卡總統邁特里帕拉·西里塞納先生、斯里蘭卡三大部派四大僧團領袖(僧王、副僧王)帶領的近百名僧眾、斯里蘭卡議長、斯里蘭卡佛教與西北省發展部、斯里蘭卡住房建筑與文化部、郵政部、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中國佛教協會代表團、中國臨汾市政府代表團、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代表團、法顯回國登陸地青島代表以及法顯圓寂地湖北荊州天王禪寺代表等400余人。其中,臨汾市政府交流訪問團由臨汾市政府副秘書長趙華帶隊出席。

  8月28日上午,論壇活動在斯里蘭卡國會大廈開幕,會上,斯里蘭卡龍華書院董事長郝唯民先生為特邀貴賓贈送“法顯紀念冊及法顯紀念郵票”;總統西里塞納先生為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頒發“國際法顯文化特殊貢獻獎”。

  斯里蘭卡郵政部、文化部和佛教部在活動中舉行“紀念法顯法師西行求法1620周年”郵票首發式及紀念封贈送儀式。紀念郵票圖案設計主題是法顯像、西行游歷圖和法顯曾經居住過兩年的無畏山寺大塔,體現了斯里蘭卡人民對法顯文化的由衷熱愛。

  當日下午,論壇活動繼續進行,來自中斯雙方的嘉賓以法顯文化與新海上絲路的多元構想、法顯西行求法與《佛國記》研究、法顯故鄉對弘揚法顯文化的實踐為主題,就如何以法顯文化為紐帶,進一步發展兩國文化交流、繁榮旅游產業等方面進行了熱烈討論,提出了具有戰略方面的建議。

  論壇組委會舉行了頒獎儀式,獎勵為中斯文化交流和“一帶一路”倡議作出貢獻的組織和個人。臨汾市人民政府獲得國際法顯文化“單位榮譽獎項”;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賈雪梅、劉翠菊、袁維學、馮春海、釋心如、張梁等人獲得個人榮譽——“國際法顯文化榮譽獎”。

  29日上午,活動“移師”阿努拉德普勒市繼續進行。市長索摩達薩先生帶領市議會各位議員等為與會代表團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并與臨汾市政府代表團進行了會晤,雙方就友好城市締結、共同建設法顯文化學習中心項目交換了意見并互贈禮品。

  29日下午,會議代表團來到法顯曾經住過兩年的無畏山寺舉辦活動。斯、中僧團代表舉行“紀念法顯法師西行求法1620周年祈福法會”。之后,中國佛教協會和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代表團在龍華書院郝唯民的陪同下,參觀了法顯洞、八大處圣菩提樹、大白塔、波隆納魯瓦古城(Gal Viharaya)石古寺、康提阿斯吉里派舍利閣寺(佛牙寺)等名勝古跡和世界佛教博物館,受到當地人民的熱烈歡迎。

  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終身會長劉翠菊女士親手從法顯故里——山西臨汾襄陵鎮北街村的一棵千年銀杏樹上摘下樹葉,撒在法顯洞周圍。在無畏山寺法顯紀念館,劉翠菊女士帶去白色絹扇供奉在佛像前,代表了法顯故里后輩人的濃濃情意。

  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程學源在會見中國佛教協會代表團、臨汾市政府代表團和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代表團成員時表示,此次兩國專家學者隆重聚會,研學法顯文化,弘揚法顯精神,對弘揚優秀傳統文化,鞏固兩國人民友誼,繁榮“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文化交流,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法顯是臨汾人民的驕傲,研究、傳承、弘揚法顯文化也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趙華表示,全市將以此次友好交流訪問為契機,進一步加深與斯里蘭卡的溝通交流,共同加大法顯文化的研究挖掘力度,進一步加深世人對法顯的認知、對法顯精神的弘揚,讓法顯精神在臨汾、山西乃至全世界得以更好地傳承。

  結緣之路

  聊起與法顯文化研究課題的結緣始末,馮春海坦陳:“純屬機緣巧合,算是一次不期而遇的邂逅”。

  18歲時,志存高遠的馮春海從群山環抱的安澤走出,只身一人來到首都北京。時光荏苒,30多年的創業打拼,有收獲的喜悅,也有挫折的苦澀……北京,留下了他最美好的歲月和最熱血的青春,見證了他激情燃燒的奮斗歷程。現如今,他已經是有北京戶籍的北京人,特別是一口夾雜山西口音的北京話讓人印象深刻。

  “2017年4月,幾位北京朋友提議想去安澤旅游,身為安澤人,我自然責無旁貸全程陪同。”

  初春時節的黃花嶺景區,滿目蓊郁云遮霧繞,風情萬種美不勝收。飽覽家鄉的壯美河山之后,一行人滿意歸來。在返程的火車上,同行一位老人不經意地說了一句:“臨汾有一個東晉高僧叫法顯,他在國外很受歡迎,但國內很少有人宣傳。”這一意想不到的收獲立刻引起馮春海的興趣。他與這位老人就此攀談起來。原來老人就是曾任中國駐泰國、巴基斯坦、菲律賓使館文化參贊的袁維學。

  更重要的是,袁維學早在1987年就開始研究法顯。并開始著手寫法顯的小說,最后,終于于1992年完成了40余萬字的長篇歷史小說《靈鷲山—東晉高僧法顯傳奇》(下簡稱《法顯傳奇》)的創作。該書由中國旅游出版社于1993年出版。從醞釀到成書,一共花了五年時間。“但遺憾的是書的銷售很不好,最后大量書籍當作廢品賣掉了”,作者袁維學說出這句話后略顯無奈。

  聽聞這部在社會上影響力知名度兼具的《法顯傳奇》已經二十多年沒能再版發行了,馮春海的心里有種莫名的失落和遺憾。書是精神承載、文化傳播的重要媒介,身為法顯家鄉的一員,他覺得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驅動自己為《法顯傳奇》的再版發行工作貢獻全部力量。

  特別是作為山西人,有責任也有義務來宣傳山西人,講好山西人的故事。馮春海告訴記者,出資協助袁維學老師出版小說《法顯》和校注的《佛國記》的想法由此萌生。

  對馮春海的再版動議,袁維學欣然應允。返京后的馮春海又把這一想法跟家人溝通,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之后他就心無旁騖地投入到《法顯傳奇》的再版發行事務上。他先是用近兩個月的時間把原書稿逐字逐句地推敲校對,并在與袁維學反復探討商議后,將再版小說的書名最終敲定為《法顯》。

  2018年1月24日,小說《法顯》和《佛國記》新書首發式暨“一帶一路”法顯文化交流會在我市舉行。原駐巴基斯坦大使陸樹林先生與來自全國各地的法顯研究專家和學者以及書畫家齊聚一堂,交流法顯的勵志事跡,助推“一帶一路”文化發展。發布會現場向原市文化局、佛教協會、臨汾法顯紀念館、各大寺院以及研究法顯文化熱愛者進行了贈書和書畫捐贈活動。

  在新書發布會上,馮春海敞開心扉,向大家分享了自己在新書出版過程中的一些思考和感觸:“法顯的故事是絕對的正能量,但我發現身邊很多人都不了解,特別是網上關于法顯宣傳的書籍和相關活動也是寥寥無幾。所以我就更加堅定了決心,心動不如行動,自告奮勇參與了小說的校對工作。出版印刷的行動也就此拉開序幕。”

  2017年12月20日,《法顯》《佛國記》《佛國記英文版》三本書在賈雪梅、趙興國、郭曉宏、段秀紅等好友的幫助下完成了印刷,前后用時7個月,馮春海個人出資印刷出版費用十余萬元。

  “作為中國人,作為山西人,作為臨汾人,我們都有學習法顯、宣傳法顯的使命,因為他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是山西人的榮耀,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所有人的偶像,是我們每個人學習的榜樣。”馮春海告訴記者。

  新書首發式的篇章精彩翻過,法顯文化研究的課題才剛剛開始。一個更激進的想法在馮春海腦海里迸發——臨汾亟需深入挖掘梳理和規劃開發實施以法顯文化和法顯精神為內核的一系列研究工作及品牌建設,那么現在有沒有個人或者團體正在做這個事情?

  時任臨汾市文化局局長董鳳妮答復:“目前市里還沒有這一領域的專門研究機構,你牽頭來成立吧。”在董局長的鼓勵下,馮春海下定決心回到臨汾籌備成立法顯文化研究會。

  成果斐然

  其實,馮春海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獲悉馮春海發心資助出版小說《法顯》和《佛國記》后,臨汾弘泰城建集團董事長賈雪梅就坐不住了,北京的企業家為了宣傳弘揚法顯精神這么熱心,我身為一個本地企業家怎能袖手旁觀?

  2018年1月,那場新書首發式暨法顯文化交流會就是由臨汾弘泰城建集團主辦的。

  還有中國民盟盟員、非遺項目“澆雪山”活動傳承人、78歲的襄汾縣襄陵鎮北街村退休教師劉翠菊女士,在研究會內部,大家都親切地稱呼她為“劉媽媽”。在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成立大會上,劉翠菊以個人名義為研究會捐款一萬元,她現在是法顯文化研究會的終身會長。

  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

  眾人拾柴火焰高,在袁維學、賈雪梅、劉翠菊、王保仁、張軍民、郭曉明、郭曉宏、段秀紅等很多熱心朋友們的幫助下,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成立的時機很快成熟。在臨汾市政府和市文化局、市民政局的大力支持下,2018年6月1日(農歷四月十八法顯法師誕辰日),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宣告成立。

  在市區澇洰河公園國學館內,董鳳妮和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會長賈雪梅為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揭牌。

  董鳳妮表示,法顯是出自臨汾的東晉高僧,他以65歲高齡西行求學,歷時14年,游歷了30多個國家,從陸路去海路回。法顯還是我們國家的一張名片,體現了我國的民族精神。雖然法顯是臨汾人,但之前我們對法顯的認知、對法顯文化的研究、對法顯精神的弘揚做得并不夠好。正因為此,法顯文化研究會的成立有著里程碑意義。希望研究會能把法顯的研究放在更廣的領域,用世界的眼光、用傳承中華文化的責任感來研究和挖掘,帶動更多的人來學習法顯文化,使法顯的精神發揚光大。

  當日下午,臨汾法顯文化研究會舉行了掛牌成立之后的第一次研討會。參加研討會的學術界專家學者包括山西大學文學院教授、著名作家姚寶瑄,山西省法顯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古典文學教授馮巧英,山西省法顯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趙桂溟,山西師范大學歷史與旅游學院張煥君、侯慧明、仝建平、姚春敏、楊學勇等教授。研討會上,20多位專家學者就法顯的生平、思想、精神及當代價值和社會影響力,特別是法顯文化與新時代背景下臨汾文旅發展的完美融合,進行了深入探討。

  專家們一致認為:史料記載法顯出生地在平陽郡(今臨汾市西南)是不爭的歷史事實,歷史文化不能斷代。馮巧英教授建議研究會依托國內外專家學者、山西師大的優勢和民間力量,創建一個法顯文化研究基地。姚寶瑄教授也提出在臨汾南部打造法顯文化產業園區的建議,沿著汾河形成一個體現華夏文明的文化旅游區。

  2019年10月10日,記者跟隨馮春海來到法顯文化館。循國學館大門進入,左手邊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即為《法顯文化館》的棲身處。四合院中央位置擺放的正是法顯法師的站立銅像,順著走廊步入第一展廳,曲折回轉的展板陳列寓意法顯一生之路的艱辛跋涉;第二展廳介紹了法顯游歷的主要國家;第三展廳收藏了法顯游歷路線圖、年度表及經書等物品,其中的法顯直譯經書《大般涅槃經》和袁維學書寫的《佛國記》百米長卷可謂兩大鎮館之寶;第四展廳集萃了國內各地紀念法顯的活動;第五展廳則是以書法展的方式展現歷史名人對法顯的評價。

  2018年9月19日,位于臨汾市澇洰河公園內的法顯文化館正式開館。記者獲悉,法顯文化館的文字部分由袁維學老師親自操刀,主題展廳由多位專家參與策劃,執行會長馮春海作為總設計師、秘書長王寶輝作為項目負責人,在會長賈雪梅帶領和市文化局的指導下,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大家慷慨解囊,群策群力,歷經半個月的奮戰,終于趕在山西省旅發大會開幕前勝利完工。為全省旅發大會在我市召開獻上厚禮。馮春海介紹說,法顯文化館免費對大眾開放,旨在讓更多的人了解法顯,學習法顯文化,傳承法顯精神。

  弘揚法顯精神,助推“一帶一路”文旅繁榮。2019年5月22日(農歷四月十八),是法顯大師誕辰日,來自國內外各地的嘉賓、專家學者近140人齊聚臨汾,舉行紀念法顯誕辰1685周年暨慶祝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成立一周年活動。

  活動現場,市文旅局局長李艾珍表示,我們要繼續加強法顯文化研究,宣傳法顯,推介法顯,積極組織“一帶一路”文化交流,把弘揚法顯精神和文旅產業相結合,全面展現法顯文化內涵,實現多元化文明交流互鑒,把臨汾打造成為“法顯文化圣地”,進一步提升臨汾文化旅游在國內外的知名度和美譽度,為臨汾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新鮮血液和強勁動力。

  來日方長

  對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全體成員而言,研究會的成立只是研究法顯文化、傳承法顯精神的全新起點。

  以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加強法顯文化研究,弘揚法顯精神,促進法顯文化和“一帶一路”的結合推廣為己任的法顯文化研究會怎樣才能朝氣蓬勃充滿活力,更好地擔負起這一份歷史使命和重任?

  終身會長劉翠菊給出了自己的思考。她告訴記者,著眼于研究會今后的長遠發展,他們首先要把研究會的工作方向和國家發展戰略相一致。結合高僧法顯最先涉足的“一帶一路”沿線的30多個國家的歷史背景及發展狀況,充分研究,挖掘法顯在我國與相關國家交往史上的價值。

  其次,以“法顯故里”為名片,敞開門戶廣納人才,充分利用這一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積極聯絡國內外研究法顯文化的專家學者,廣泛吸收會員,積極參加國內外舉辦的與法顯有關的研討會和紀念活動,提升軟實力,把研究會建成國內外的知名品牌。

  同時,把研究會作為傳播法顯精神的重要組織,傳承法顯精神。在每年法顯誕辰日和農歷臘月初八(澆雪山)定期舉辦紀念活動,開辦“法顯文化大講堂”、創辦“法顯+”等方式讓更多人知道法顯、認識法顯、了解法顯,讓法顯精神扎根社會,激勵群眾,教化四方。

  會長賈雪梅則希望,在全體會員的共同努力下,研究會盡快走上健康快速的發展軌道,為臨汾市的文旅建設和經濟發展注入全新動能。身為臨汾市人大代表的她,曾在市兩會中提交“關于在臨汾市城鄉建設中增加法顯文化元素”的建議。

  執行會長馮春海則有著自己的思考。他認為法顯的故事并不單單停留在佛教“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之常理教義上,而是能拓寬心態,提升強大內心品格。研究會要學習法顯為事業堅定不移的信念,學習法顯為目標不懈努力不屈不撓的精神,學習法顯重信譽、講情義、有著愛國情懷的思想和實際行動。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一定以“謙虛認真、開放包容、多元互鑒”的態度,進一步加強法顯文化研究和弘揚法顯精神,促進“一帶一路”法顯文化文明繁榮。

  志之所趨,無遠弗屆;志之所向,無堅不入。秉承法顯不畏艱險一往無前開拓進取精神的衣缽,正年輕的臨汾市法顯文化研究會定會在文化交流和文旅事業的豪邁征程上不斷書寫一段又一段的絲路傳奇。

  絲路新征程,向西再出發!

  記者 王小庚

  (本版照片由市法顯文化研究會提供)


     

責任編輯:暢任杰

版權聲明:凡臨汾日報、臨汾日報晚報版、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欢乐生肖人工计划网站